167王爷(1 / 2)

    楚千尘从正院出来后,就让楚云沐回去看沈氏,自己则回了戏楼。

    戏楼中,此时一片沉寂,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楚令霄和姜姨娘早已经被抬了下去,太夫人、侯府其他人以及那些楚氏族人还留在戏楼里。

    管事嬷嬷们都知道太夫人心情不好,甚至不敢去请示是否要继续开戏。

    整栋戏楼寂静异常。

    众人或是喝茶吃瓜果,或是以眼神交流,或是焦躁地望着戏楼外,或是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眼看着楚千尘步入一楼的大堂,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太夫人皮笑肉不笑地再次下了逐客令:“尘姐儿,今天折腾了半天,大家也乏了,我就不留你们用膳了。”

    一般三日回门,都是留新姑爷吃完午膳再走的,但现在太夫人也顾不上了,就想赶紧把楚千尘和顾玦这两个瘟神送走。

    楚千尘最好这辈子也别回娘家了,他们楚家可供不起这尊大佛,楚千尘既然看不上楚家,只希望她将来别后悔才好,就没见过一个没娘家可靠的女子能得什么好下场的!

    太夫人心里不屑地想着,眼神冰冷,连表面上的客套都疲于伪装。

    楚千尘也懒得再与他们虚以委蛇,看向了顾玦,眼神深邃。

    顾玦微微勾了下嘴角,起了身。

    明明他和这小丫头认识没多久,但他却能够看懂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顾玦这个动作所代表的的意思很明确了,他们打算离开了。

    太夫人以及楚令宇等人心里释然,在场所有人都发自内心地想要送走这对活祖宗。

    太夫人正想吩咐王嬷嬷送客,就听楚千尘笑眯眯地又道:“祖母,我不放心姨娘,过几日我再回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太夫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简直就要掀桌了,她可看不出方才楚千尘做的那些事、说的那些话有半点不放心她姨娘的样子!

    太夫人自是明白楚千尘的言下之意,楚千尘撂下这句话不过是在警告自己,暗示自己别耍花样,否则,下次倒霉的是谁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只是想想,太夫人就觉得胸口又开始痛了,从心口到嗓子眼都闷得慌。

    她算是彻底明白了,楚千尘这性子就是像她姨娘。

    这母女俩全都是没心没肺的白眼狼!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长子为了姜敏姗忤逆自己,太夫人心如绞痛。

    楚千尘对着太夫人笑了笑,然后福了福,“祖母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在众人灼灼的目光中,缓步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至于戏楼中的其他人,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:这对祖宗总算肯走了!

    戏楼外,灼灼烈日高悬在碧蓝通透的蓝天上,万里无云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间正是一天之中最炎热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两人上了仪门外的朱轮车时,额角沁出微微的薄汗。

    楚千尘摸出两方帕子,把其中一方递给了顾玦,冲着顾玦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她对楚令霄与姜姨娘这些人早就没什么亲情了,早在今春刚刚重生时,她就想把他们全都揍上一顿,快意恩仇,但彼时,她还需要在楚家落脚,她还需要找机会见到王爷。

    现在,王爷给她撑腰了,就和上一世一般。

    从前世到今世,王爷都没有变!

    想起前世认识顾玦后的种种,楚千尘的嘴角翘了起来,瞳孔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这趟回门她真是开心极了!

    朱轮车缓缓地驶出了侯府,然后沿着宽敞的松鹤街往前飞驰。

    顾玦接过了楚千尘递来的帕子,凝望着她半晌,眸中似有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对自己的身世生疑?”顾玦一边以帕子擦汗,一边问道,眼神睿智冷清。

    帕子里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熏香味,若有似无,是她身上的气味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她亲手制的熏香。

    顾玦这句话用了疑问的句式,却是笃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这时,朱轮车往右拐去,楚千尘的身子也随之微微摇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后,笑吟吟地点了点头:“是!”

    楚千尘看着顾玦的那双凤眸流光四溢。

    王爷果然是王爷,明朝秋毫,见微知著,一眼就瞧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她果然还是差远了!

    楚千尘目光灼灼地盯着顾玦。

    姜姨娘对她根本就没有半点母女之情,上辈子她却是被糊住了眼睛,就算被赶出家门都没看出端倪。再后来,她很少想起楚家,以致白活了二十余岁,都没弄明白自己的身世,更没看明白姜姨娘的为人。

    前世要是没遇到王爷,她应该就是蠢死的吧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前世那个心盲眼瞎的自己,楚千尘都有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她,居然还有幸被王爷捡回去……

    楚千尘的笑容更深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顾玦握着帕子的手下意识地微微用力,简直不敢想这丫头从前在侯府过得是什么日子。

    他想说什么,就见楚千尘冲他抿唇微笑,笑得眉眼弯弯,有些甜,也有些傻。

    恍如一阵春风拂过湖面,一片娇嫩的花瓣落在了原本平静无波的水面上,湖面荡起细微的涟漪,而花瓣也随着那湖水的涟漪在湖面上飘飘荡荡……

    顾玦擦好了汗,随手把帕子收在了袖中,话锋一转:“皇帝想派钦差赴西北。”

    昨天程林华向顾玦禀报这件事时,楚千尘也在场,这件事她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显而易见是桩吃力不讨好的差事,这个钦差不管做得好还是不好,在皇帝的眼里,恐怕都不够好,都能挑出刺来。

    毕竟,皇帝并不想让西北和南阳王府握在秦曜的手里。

    只要秦曜活着一天,皇帝的心里就不会痛快,没准还会迁怒到所谓的钦差身上,觉得此人不会办事。

    楚千尘知道顾玦这句话后面肯定还有后续,静静地注视着他,似在说,然后呢?

    顾玦似乎能看到她身后有一条猫尾巴在好奇地甩动着,尾巴尖毛绒绒的。

    顾玦拿起了放在小方桌上的折扇,随意地打开,扇了扇。

    折扇扇起的风不仅吹起了他的发丝,也拂起了她的,楚千尘舒服地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顾玦忽然问道:“让楚令霄去如何?”

    面对楚千尘,他对楚令霄直呼其名,可见他对这位岳父的不屑。

    楚千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楚千尘又是一愣,徐徐地眨了眨眼,跟着,她的眼睛一点点地亮了。

    好好好。

    她对着顾玦猛点头,觉得顾玦的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妙了……也太损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前生,还是今世,楚令霄都没有变过,一心想着功成名就。如今他们就给他这个机会,看他是能功成名就,还是一事无成,从此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楚千尘愉快地笑了,觉得王爷对她真好。

    能够与王爷相识,真好啊。

    他让她变成了更好的自己,连她自己也喜欢的自己!

    这一点,同样两世都没有改变!!

    小姑娘瞧着乖乖巧巧,软软糯糯,她的愉悦从心而发,让顾玦再次升起那种拿她没办法的无力……以及心疼。

    顾玦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丫头啊。

    顾玦心底发出无声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朱轮车一路前行,拐过六七个弯后,就回到了宸王府。

    也不用车夫或者小厮去敲门,王府的大门当下就敞开了,迎两位主子回府。

    寂静了半天的王府又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玦进门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人把王府长史程林华叫了过来,说了一下让楚令霄去西北的事。

    程林华领了命,打算和苏慕白去商量一下,或者让苏慕白来见一见王爷,这时,就听楚千尘道:“王爷,你该服药了。”

    楚千尘一把捏住了顾玦的袖口,一副他别想跑的样子。

    程林华默默地垂下了眸子,觉得他还是别说了。

    这种小事哪里用王爷出马,由他和苏慕白来解决就好。

    顾玦看着自己被她紧紧捏住的袖口,不由失笑,颔首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想去外书房那边的,神使鬼差就转了方向,往内院的玄微堂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楚千尘没松开顾玦的袖子,如影随形地跟着他,步履轻快。

    程林华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,心下一松,眸中的笑意满得都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很好,以后有王妃盯着王爷,他们就可以放心了。

    程林华背着手慢慢悠悠地走了。

    顾玦与楚千尘一起去了玄微堂后的正院,新房里还是喜气洋洋的,入目的都是鲜艳的大红色。

    顾玦先去屏风后换了一身宽松的月白道袍。

    当他出来时,原本束成发髻的头发也放了下来,半披半束,闲适得很。

    屋里又点起了安神香,细细的香烟在空气中袅袅散开。

    “吃药。”

    楚千尘盯着顾玦服了一颗大造丸。

    这大造丸顾玦从前日开始吃,到今天已经吃到第三天了。

    顾玦服了药丸后,就慵懒地斜躺在美人榻上,领口有些松乱。

    楚千尘像前两次一样,给他行针,每一次都要扎上足足三十六针。

    第一针,第二针,第三针……

    她的神情是那么认真,那么专注,仿佛她在做这世上最重要的事一样。

    顾玦看着她精致柔和的侧脸,看着她微微垂下的眼睫,那纤细修长的手指下针时,很有种举重若轻、游刃有余的沉稳。

    等她下到第十针时,顾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日他第一次服大造丸时,身体热得很慢,睡了一觉后,才发现身躯变得温热,此外,四肢还有些微的刺痛感,如针刺般。

    昨日第二次服药,不消半个时辰,他的身子就热了,那种刺痛感也降低了。

    到今日服到第三颗,感觉与前日天差地别,他的体内似有一股热流随着她下针的位置流淌着,让他仿佛置身于温泉中一般。

最新小说: 穿越仙侠大陆 碰撞二次元之我的COS恋人 药户娇妃她又美又飒 大逆当道 烟霞归忆 彼岸之主 星界游侠 冷面星君独宠小魔女 重生之乱世大军阀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